本季最精彩G7:奇才死于奧利尼克的辮子玄學?

在全世界都在為扎扎墊腳那點破事相互撕逼吵翻天的時候(說實話這么一個動作真的值得扯這么久嗎?),凱爾特人與

仔細回憶這輪系列賽,你能想到符合經典定義的一切內容:一波流、吊打、逆轉、53分暴走、變陣、沖突、禁賽、黑衣送葬、客場生死戰三分絕殺……除了不夠亮眼的星光以外,事實上這幾乎是今年季后賽中最刺激精彩的對決,而決定這些精彩內容的,是兩支球隊在策略和對位細節上的不斷交鋒。而G7,則是這些交鋒最后全都擺上臺面的最終博弈。

對凱爾特人來說,弧頂無球掩護+策應是他們攻擊體系開啟的鑰匙,而對奇才來說,上線夾擊策略就是堵在鑰匙孔上的口香糖。事實上,雙方誰能在這個區域取得主動,誰就能控制系列賽的走向。頭兩場比賽,奇才讓托馬斯和霍福德為所欲為,于是一場被霍福德怒刷10助攻,另一場讓托馬斯狂轟53分。之后的兩場,奇才改變策略堆積重兵在上線夾擊綠軍雙核,結果就是綠軍攻擊癱瘓,奇才屢屢斷球快攻,送給綠軍兩場大敗。

本場,奇才沿用了這套防守策略,而凱爾特人的針對性調整則非常明顯——霍福德和托馬斯不急于直接制造機會,而是成了佯攻者,調動奇才防守之后再快速出球轉換攻擊重心。于是今天在上半場我們看到類似的畫面屢次出現。

奇才防守策略直接而簡單,所以軟肋其實也很明顯:堆積人手在弧頂對持球人施壓雖然有利于制造失誤刷反擊,但籃下和底線經常露出空檔。之前四場,綠軍雖然想出了用克勞德沖籃板壓對方速度,以及托馬斯做墻走無球掩護(類似圣誕戰勇士讓庫里給湯普森掩護)的手段來拆解,但因為太過忌憚沃爾的反擊速度,全隊進攻站位還是過于靠外,加上托馬斯屢屢被夾擊抓住造成失誤,奇才的戰術才大獲成功。

而本場,斯蒂文斯反其道而行之讓球隊鋒線深入對方籃下(甚至鼓勵奧利尼克持球突破),同時讓托馬斯回歸控衛的本職工作,才總算解決了奇才隊困擾綠軍幾乎整個系列賽的上線夾擊問題。不過,奇才這邊并沒有因此對戰術作出太多的調整——畢竟綠軍這種富貴險中求的搏命戰術選擇非常依賴托馬斯的傳球穩定性(不成就是奇才一次快攻),而小托馬斯作為得分手,在自己攻擊和傳球上的平衡選擇依然有待琢磨,加上身高導致的視野問題,因此上半場奇才還是刷出了想要的快攻節奏,并且依然領先綠軍。

從球隊配備上來看,奇才很像是一只加強版的東部雷霆隊,只是相較于雷霆隊對維斯的依賴,奇才和沃爾的表現卻呈現一種奇怪的反相關狀態。前6場比賽,在奇才輸球的3場里,沃爾場均27+11,命中率為46.3%,而在奇才贏球的3場比賽里,沃爾場均25.7+9.3,命中率卻僅為34.7%。

這個數據是否和你印象中的系列賽有些差距?其實以整個系列賽的眼光來看,凱爾特人倒并不是很忌憚沃爾的陣地戰持球突破。只要自己能控制失誤不讓奇才刷反擊,沃爾的命中率經常會被維持在半場9中0或者11中3的情況——畢竟即使強如維斯,一個人去捅火箭也有捅不穿的情況,何況綠衫軍的防守還強于丹東尼的火箭。

但凱爾特人的問題在于,他們對于沃爾的突破似乎有點太過風聲鶴唳,而實際上,沃爾目前對于突破之后的處理除了自己硬來之外并沒有其他特別的辦法。在這方面,奇才隊布魯克斯教練的反應比綠軍教練組更快,在斯蒂文斯還在為沃爾準備多重防線的時候,布魯克斯早就在悄悄強化比爾的持球進攻比例——從第三場開始,奇才頻繁在半場陣地中讓沃爾提前交球,然后尋求比爾和托馬斯的一對一。凱爾特人對此的應對是強側用霍福德協防,但這樣比爾往往一個分球就能輕易攪亂體系,讓戈塔特波特等人趁亂摸進籃下得分。

此前幾場比賽,凱爾特人一直處理不好這個防守安排。除了讓AB死掐沃爾也沒有別的招。G7上來,凱爾特人上來對沃爾的防守依舊如故,其中第一節甚至到了布拉德利必須和沃爾同步出場的程度(也帶有上一場被顏射絕殺的賭氣感)。但除了靠看家本領轉換進攻撈分以外,沃爾一如既往在陣地戰并沒有太大動作,除了擋拆后給切出的莫里斯造幾個遠投,基本就是把球轉到弱側讓比爾去單挑。

大概在這個時候,斯蒂文斯教練發現了問題所在——看似兇狠的沃爾-戈塔特擋拆不能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殺傷,于是他在第三節后半段開始換位,布拉德利和斯瑪特放掉沃爾,開始專門照顧比爾。

布魯克斯其實對于綠軍的變化也有準備,比爾下半場迅速從從第一節點對點單擼,開始轉化為類似雷-阿倫似的切出接球跳投(而今天他的恐怖效率就像是當年巔峰雷-阿倫一樣犀利),而戈塔特和莫里斯則在低位尋求背身一對一——這么做的本意可能是削減沃爾在面對綠軍完整防守陣型時的低效強突帶來的失誤,但恰好趕上今天戈塔特狀態奇差,奇才的進攻開始變得割裂和容易判斷。

更糟糕的是,今天沃爾的中遠投手感非常一般,而在他交出球權之后,奇才的整體進攻變得越發零碎不成體系,漸漸地,比爾的傳球失誤開始成為奇才進攻崩盤的信號,而此時無球能力幾乎為零的沃爾也很難給隊友制造什么像樣的機會。這也成了凱爾特人逆勢的一個關鍵。

之前幾場比賽,同樣是被上線夾擊搞得很狼狽,托馬斯的低效體現在一次次的失誤上。相比之下,霍福德的糟糕表現就隱蔽的多——誰會去責怪一個命中率有68%的組織前鋒呢?

但這其實是在NBA中經常被人忽略的控球核心困境:關鍵時刻,是把球合理的甩給不一定可靠的隊友?還是以不合理的低效個人攻擊來咬分?當然,霍福德的個人選擇到未必是因為愛惜自己的羽毛,只是在生死關頭,球隊容不得你再陽春白雪下去了。

于是我們就看到了第三節那個奇怪的霍福德——按照以往的戰術,他應該出現在弧頂尋找托馬斯或者其他空切隊友,但此時的他離開了自己慣?;顒拥幕№?,主動拆卸了球隊的攻擊體系開始玩單挑——用難看的姿勢背打戈塔特,投中距離三不沾,三威脅面框強打莫里斯……

沒錯,這樣的打法很低效,在霍福德主打的那段時間里綠軍甚至一度有被奇才甩開的危險,但霍福德一個關鍵的2+1和斯瑪特鐵樹開花般的三分還是讓綠軍咬住了比分。更重要的是,打滿整個第三節的霍福德成功的把對抗的前線從弧頂推到了奇才的三秒區內,這不僅進一步壓縮的奇才的反擊,還給托馬斯帶來了巨大的突破空間和新鮮的空氣。于是第三節最后2分鐘,托馬斯連得8分,凱爾特人開始掌控本場比賽的主動。

平心而論,奇才的攻擊體系在NBA中并不高明,布魯克斯基本上把雷霆的簡單打法全面移植了過來。他們的主要得分手段依然是反擊快攻,半場陣地戰除了上面提到的套路以外也缺乏變化。當然,論實力(尤其是進攻端天賦),比爾-波特-莫里斯-戈塔特一干人等倒是全面強過奧拉迪波-羅伯森-薩博尼斯-亞當斯的,這也是奇才能走到現在的原因。

而到最后時候,奇才的戰術貧乏就顯露無疑,毫無疑問,他們的球員比凱爾特人更高大,也更有天賦,但沃爾缺乏無球能力的問題讓他和比爾之間始終缺乏一對組合該有的聯系,同時,球隊鋒線上的兩個人都是終結點也讓球隊的戰術變化偏少——相比綠軍后衛鋒線輪番相互換位掩護找三分的純熟,奇才的陣地戰打法過于依賴沃爾和比爾的火力,而他們堪稱季后賽球隊最弱的替補,也無法給予布魯克斯教練更多變化的空間。

所以打到第四節,除了靠個人能力的生打硬鑿,奇才能指望的還是只有通過上線加壓迫使綠軍失誤刷反擊一條路了,而這個時候,斯蒂文斯教練再次改變了球隊的站位,讓奧利尼克取代了手感不佳的布拉德利埋伏在了籃筐左側三分線外。而這場比賽的奧利尼克,是扎了辮子的……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奧利尼克把上半場布拉德利沒有能投進去的那些左側三分和遠投都扔了進去,單節砍下14分(托馬斯的季后賽助攻也因此來到了生涯最高的12次,其中第四節4次),奇才的斗志也在這么一種匪夷所思的劇情中被慢慢瓦解。

季后賽,一切有關于對位,而對位的強點弱點轉換可能隨時就是一瞬間的事,而從打公牛G3讓格林頂替約翰遜先發開始,斯蒂文斯教練已經把這種變化演示了不止一遍。

雖然被淘汰,但奇才今年實際上已經非常成功。從賽季初被預測季后賽堪憂,到賽季中幾乎打出50勝挺進第二輪。沃爾和他的隊友已經打臉無數。

一切的轉折可能來自于賽季初12月6日那場沃爾狂砍53分卻輸球的比賽,據悉在那場比賽之后奇才隊員開了一個會,隨后這支風雨飄搖的球隊突然找到了節奏,比爾和沃爾放棄了矛盾和爭吵,在更衣室里有了奇妙的化學反應,而合同年的波特也打出探花身價,漸漸展現出了全能3D的潛質(今夏很可能億元續約)。

未來?也許在補充了替補之后(本賽季球隊的四個主要替補輪換馬辛米幾乎一個賽季沒打,除了烏布雷以外兩人詹寧斯和博格丹諾維奇都是通過交易半路加盟),奇才在未來將是一支穩定的50+勝場球隊。從風格到技術進步節奏,維斯都可以成為沃爾的成長標桿,而布魯克斯教練也會全力幫助他們提升。

5年之后的第一次分區決賽?擊碎“最弱東部第一”的看低?從第一輪0-2開局開始,凱爾特人幾乎每兩場比賽就會重新調整一遍自己的打法和陣型,教練斯蒂文斯在不斷地的變陣下展現了這支球隊無窮的潛力,每一次都在球迷認為“綠軍可能沒招了吧”的情況下,想出新的辦法解決問題。

從調整適應能力來看,這可能是一支比騎士磨合的更好的團隊。事實上從東部兩輪季后賽的表現來看,騎士的防守并沒有體現出多大的進步,既然純拼進攻連步行者都有實力和騎士纏斗4場(合計只輸16分),那在這種情況下,憑什么凱爾特人要被認為一定會被騎士輕松橫掃?要知道上一次輿論普遍認為“這個對手去了也是被虐”那還是在2011年的總決賽。

帶著狀元簽,帶著薪金空間,帶著常規賽東部冠軍的榮譽,再去會面勒布朗吧,相信這會是一輪精彩的比賽。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